2017年7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近期經濟數據,6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7.6%,大超預期和前值的6.5%;1-6月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同比為8.6%,略超預期的8.5%;6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11%,創2016年以來新高;受此影響,二季度GDP同比增速高達6.9%,超過預期的6.8%。如同3月亮眼的經濟數據帶動一季度GDP超預期一樣,二季度經濟同樣受益於6月經濟數據的強勁表現。究其原因,這是政府的逆周期調節政策所致,而所用工具依然是大家所熟悉的積極的財政政策發力和邊際轉好的房地產政策推動。

  實際上,如果從宏觀經濟的領先指數來看,6月閃亮的經濟數據也在情理之中。6月末、7月初公布的中國官方和財新製造業PMI雙雙大超預期,前者達到51.7%,為今年以來次高,預期和前值分別為51%和51.2%,後者達到50.4%,預期和前值分別為49.8%和49.6%,不僅重返景氣線以上,更是三個月高位。從分項上來看,兩個指數的生產、新訂單、出口、進口、價格和就業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對應了後續公布的表現優異的6月經濟數據,包括進出口、PPI、工業增加值、零售和GDP等。值得注意的是兩個領先指數對應的成品庫存分項,分別逆勢下降-0.7%和-0.4%,加上價格分項指數的止降回升,這表明6月經濟內外需的反彈也是出乎生產廠家的預料的,庫存周期由此前幾已確立的被動補庫存階段逆勢出現了被動去庫存的情形。

  那麽是什麽原因導致了6月內外需普遍超出市場預期?

  就外需而言,歐元區經濟延續強勁增長勢頭,6月歐元區製造業PMI終值達57.4%,續創2011年4月以來新高,而美國經濟在4、5月份表現低迷之後,6月有強勁反彈的跡象,ISM製造業指數達57.8%,創2014年8月以來最高,遠遠高於預期和前值的55.2%和54.9%。可以說,是歐美經濟在6月的強勁表現支撐了中國經濟的出口貿易。

  就內需而言,在官方和財新PMI公布後,筆者就斷言內需反彈應是中央政府采取了一些反周期調節政策,而當時認為最有可能的就是積極的財政政策發力,依據則是6月下旬以來異常寬鬆的金融體係流動性。從6月21日起,央行連續在公開市場回籠流動性,至6月末,共回籠資金5000億元人民幣,至7月第一周結束,回籠資金更是達到7500億。在這種巨量資金回籠的背景下,金融體係流動性卻異常充裕,6月下旬更是成為近幾年來流動性最為寬鬆的一個季末。

  眾所周知,財政支出將在央行的存款存入到商業銀行中,相當於對金融體係投放了流動性,在傳統季末時點,同時又是央行回籠巨量流動性的情形下,金融體係流動性能夠保持在異常寬鬆的狀態,最可能的解釋就是財政政策發力,加大了財政支出力度。央行在6月下旬進行公開市場公告時也稱,臨近月末財政支出力度加大,對衝央行逆回購到期後銀行體係流動性處於較高水平,這也是積極財政政策發力的佐證。從後續公布的數據來看,6月國家財政支出同比增速高達19.1%,而4月和5月該項數據僅為4%和9.4%。而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分項基礎設施投資,1-6月累計值同比也較1-5月小幅上升0.2個百分點。

  然而,在7月17日主要經濟數據公布後,筆者發現財政發力並非內需擴大的唯一因素,另一個重要因素則源於房地產銷售的忽然回暖。自去年9月開始(10月全麵樓市全麵限購開啟),全國商品房銷售麵積和銷售額累計同比增速就一直呈下行趨勢,截至今年5月,分別放緩了12和23個百分點,然而到了6月,這種下行趨勢突然被逆轉,銷售麵積和金額的累計同比增速較5月分別反彈1.8和2.9個百分點。如果隻看單月數據,6月房地產新增銷售麵積同比達21.4%,遠高於1-5月累計同比的14.3%。房地產行業的突然回暖,加之財政支出的擴大,也解釋了為何粗鋼產量會於6月創下曆史新高,6月粗鋼產量達7323萬噸,同比增長5.7%,大幅高於前值的1.8%。

  那麽為何房地產行業會突然逆勢回暖,印象中近兩個月來並未出台任何針對房地產的重大利好政策。帶著這個疑問,筆者向上海一些從事新建商品房銷售工作的朋友谘詢,得到的答複是,近期確實沒有任何利好樓市的政策出台,但是政府6月以來明顯加大了預售許可證的批放數量,對應的是批準預售麵積的增加。筆者通過Wind數據庫查詢發現,包括上海在內的大部分城市都已停止或本就未公布該項數據,而就目前能查看到的數據來看,北京6月批準預售許可證為21張,為今年來最高,4月和5月分別為18和13張,而批準預售麵積6月也較前值有大幅提高,其中住宅批準預售麵積更是較前值翻番。而在其他幾個有公布批準預售麵積的二線城市中,該指標也均較前值提升50%以上,其中南昌的批準預售麵積環比漲幅達124%,住房分項漲幅更是接近200%。前述銷售人士稱,為了抑製樓市泡沫蔓延,此前很多房價上漲過快的城市,對新建商品房都采取了一定程度的限價,因而一手房相對二手房市場的價格是有一定優勢的。換言之,市場對有價格優勢的一手房的需求更大。那麽6月各地方政府紛紛擴大樓市批準預售麵積,相當於在時點上提高了一手房供給,加強了對市場需求的匹配,從而拉動了房地產銷售的迅速回暖,並帶動了關聯行業的生產和銷售。

  綜上,筆者認為6月經濟數據普遍超出市場預期,固然有歐美經濟表現強勁支撐外需的因素,然而更多的則是依靠財政政策發力和擴大樓市批準預售麵積(結合限價)的逆周期調節因素,當然在此影響下,經濟本身也表現出了一定的韌性。下半年,由於財政支出受政府預算的約束,繼續擴張的空間有限,能夠加大支出的月份多半會放在季度的最後一個月。而樓市目前的策略會繼續推高居民部門本已較高的杠杆率,加之下半年商業銀行信貸額度有限,能夠繼續的空間也較為有限。所以今年完成全年經濟增長目標應無太大壓力,但是下半年的經濟增速或會逐漸放緩。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0720/c599274678.shtml